一场仿佛没有尽头的旅程

信息来源:南方电网报  发布时间2019-04-30

  4月20日中午,采访团走进云南省安宁市西部深山,体验高原巡线。张强 张伟雄 摄

  4月29日,为期15天的“壮丽70年·奋斗新时代”大型主题采访活动之南方电网西电东送蹲点采访圆满结束。记者们在15天里跨越高山和大海,穿行广州、兴义、罗平、南宁、海口等14座城市,踏上践行“四力”的征途,扎得深、见得广、写得实,讴歌祖国新时代的辉煌篇章。

  截至29日,新华网、国家能源局微信公众号、中国日报、科技日报、中国电力报、中电新闻网等先后刊发《南方电网:用科技和绿色点亮西电东送“长征路”》《从“站着看”到“接得下,管得好”》等相关报道约150篇。

  “现在的男孩儿会擦防晒,大多是柔直,柔性直男。”

  “最难的就是早上起床,这些天都是在压临界点满负荷运行。”

  “我们的可利用小时数已经超越‘996’,达到了‘007’。”

  15天一路走来,虽然辛苦,记者们却常常苦中作乐,“发明”了很多电力术语的新用法。

  4月29日,在海南联网二回施工现场,海波荡漾,闪烁的波光仿佛是源源不断的西电能量汇入星辰大海。海风吹来,对于记者们来说,这是一场仿佛没有尽头的旅程——有所思,乃在大海南。

  “别人是蹲点,我们在‘蹲线’”

  说到蹲点,往往是择一城而蹲。但对西电东送来说,就必须翻山越岭,15天内穿行14座城市。科技日报的瞿剑老师打趣道:“别人是蹲点,我们在蹲线。”

  都说“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”,瞿老师就像一个移动宝藏,谈到具体技术,外行人像看天书,他却如数家珍。虽然经常找不到自己的老花镜,他的心底却早有一双慧眼。

  4月20日,为了北京的一位重要采访对象,他凌晨4点从昆明出发,白天在北京采访,深夜12点就又回到昆明。作为一名好记者,不只是脚底带泥,还要脚底生风。

 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记者谭朕则是另一位“宝藏男孩”。初见,他的表情有些“六亲不认”。熟知后,才发现这是“反差萌”,他看起来在翻白眼,实际上却是在认真思考。

  4月24日,他跟着云南电网公司大理供电局的员工去山里巡线,返程路上他还“抽空”发了一条朋友圈:“高速4小时,山路越野2小时,连滚带爬1小时,退休了一双鞋,体验高原巡线,发自肺腑给电力人点赞。”

  他没有想到,后面的故事更加惊心动魄。刚发完朋友圈不久,他们的车子就出故障抛锚,停在大山沟里开不出来。山里一片漆黑,三人便在车旁生起一团篝火,人生中第一次在深山老林里看星星、等救援,也对祖国奋战一线同志的不易,有了更深的体味。

  “一天一片晕车药”

  在云南和贵州,每天都像一场汽车拉力赛,海拔高、山路颠簸,又要在车上赶稿,中国电力报记者黄怡亮只能“一天一片晕车药”,坚持着扛下来。光明日报记者王忠耀,更是差点晕倒在昆北换流站的工地上。

  在广西和广东,来自北京的中国电力报记者王怡然,水土不服,周身都起了湿疹。路能停,但是稿子却不能停,翻看中国电力报的公众号,每天都有1—2篇高质量的推送。

  同样水土不服的还有中国日报记者刘玉坤,她在深圳也开始发烧和头晕,“还有两篇稿子今天要交”,在摇晃车上写稿的刘玉坤,已经成为了一道固定风景。

  刘玉坤和王怡然二人,喜欢睡在一起,却从来没有小女生们喜欢聊的八卦新闻,而是探讨稿子到凌晨两点。

  三位女记者堪称“拼命三娘”组合,但是在采访的最后几天,原本精致干练的女记者,却也纷纷“放飞自我”。4月26日,一张刘玉坤与王怡然的合影被发到群里,照片中两个人在采访间隙,蹲在地上,就像两只无助的小猫。除了“拼命三娘”,她们也有别的绰号——“披头散发”刘玉坤和“灵魂出窍”王怡然。饶是如此,她们的稿子,却一如既往地按期完成。

  还记得中新社记者李晓喻的感慨,“他们(巡线员)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”。那么,作为记录者的使命,就是歌颂无名者,传递正能量。

  15天,并不是终点,记者们见到的也只是西电东送的“冰山一角”,这背后还有太多的故事值得挖掘,还有太多的感动值得纪念,后会有期!

  南网传媒全媒体记者 何石

关闭窗口